咨询热线:020-82385668|收藏我们|QQ在线
广告

新闻资讯

2014年我国钢材市场大环境分析

编辑:世海船务发布时间:2014/3/14 10:44:21
分享到:

 总体来看,进入2014年以后,中国大宗商品市场将会获取新的动力,支撑其温和回升。这种新动力主要在于发达国家所引领的世界经济全面复苏,“热钱”出境减缓人民币升值步伐,以及经济结构调整对于国民经济“短板”的有力促进,劳动力、环保、能源等成本的全面提高,由此增加消费需求与抬高价格底部。

一、发达国家经济复苏刺激钢材出口

2013年下半年以后,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与战略重点开始发生重大改变,即由以往的倡导紧缩变成了促进经济增长。前不久召开的G20部长会议上,世界各大经济体“罕见”地设定经济增长目标,要求5年内使全球GDP增长2万亿美元,比现有预测水平提高2%。受其影响,新年伊始全球经济保持复苏势头,尤其是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经济复苏较为强劲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经合组织)发布最新报告显示,全球经济短期内仍将温和增长,主要发达经济体继续巩固复苏。七国集团整体经济预计2014年第一季度增长2.2%,第二季度增长2%。其中,美国经济复苏有望加速。美国白宫最新发布的一份报告也认为,美国经济增长和就业显现出良好复苏势头,如果奥巴马总统的预算计划能够实施,今明两年美国经济增速将分别达到31%和34%,继续向好。

发达国家引领全球经济复苏,刺激了中国钢材出口量的增加。据海关统计,今年前2个月,尽管遭遇前期人民币大幅升值与境外反倾销的不利影响,但全国出口钢材依然高达1157万吨,同比增长26.3%。据此推算,预计2014年钢材出口量将超出6000万吨,折算粗钢有可能达到7000万吨,如果加上更大规模的粗钢间接出口(机电产品等耗钢产品出口折算),全部粗钢出口量将过亿吨,消化同期国内粗钢产量的2成左右,甚至占据更高比重。

二、“热钱”出境利多中国钢材需求

正是在发达国家引领全球经济复苏这个大背景之下,美联储才决定逐步退出“量宽”。2013年12月份和2014年1月份,连续两个月的货币政策例会上,美联储决定将月度购债规模由先前的850亿美元降至650亿美元,并且通过前瞻引导,预示今后还会加大削减力度与加快削减节奏。欧洲央行也在近期会议上决定维持利率不变,这表明欧元区经济越来越稳健,没有理由追加刺激措施。所有这些,将会引发风险偏好改变,大量资金相继从一些外汇储备较少、外部负债过多、进出口贸易大量逆差、通货膨胀率较高,即经济脆弱的发展中国家撤离,回撤美国本土。

如果 “热钱”能够从中国大量流出,这将有利于中国经济增长和增加钢材需求。这是因为,我们正好可以借此纾缓人民币升值压力,甚至出现一定程度贬值,从而提高外贸出口竞争力,更多承接世界经济复苏所带来的好处。不仅如此,大量“热钱”由流入转为流出,还能够减少人民币外汇占款,减轻过多货币供应对于物价上涨推力,由此增加决策部门调控空间,加快改革释放“红利”,同时还能够采取更多经济刺激措施,如降低“存准”,向合理水平回归等,推动中国经济更快增长,增加中国钢材需求。

现在及今后的最大问题是,虽然美联储退出QE,“热钱”从一些脆弱国家撤离,但中国却可能是一个例外, 2013年下半年以来,中国外汇储备持续增多,并且继续超出贸易顺差。2014年1月中国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继续大幅增加,达到4374亿元,创下2013年10月以来最高水平,也是连续第6个月增长,表明了热钱流入规模的持续加大。

中国境内“热钱”不减反多,势必增加中国经济发展麻烦与困扰,因此必须采取对应措施,促使“热钱”离境,至少是减弱“热钱”涌入规模。人民币贬值,应当是众多前瞻引导措施中的一个重要方面。如果人民币适度降息,逐步与发达国家低利率水平接近,那将会消除“热钱”涌入的内外利差诱惑,沉重打击国际资本的投机行为。

三、经济数据疲弱要求出台稳增长举措

新年伊始,中国主要经济数据指标显露疲弱迹象。2014年2月份,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(CPI)同比上涨2%,涨幅较1月回落0.5个百分点,创近13个月新低;2月份工业生产者价格指数(PPI)同比下降2.0%,降幅则创6个月新高;同期中国汇丰制造业采购经理人(PMI)为48.5%,创七个月最低,而国家统计局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为50.2%,亦比上月回落0.3个百分点;如果没有前进出口贸易增长3.8%支撑,估算前2月经济增速(GDP)可能已经滑出底线。为了避免经济增速继续下滑,决策部门有可能出台新的稳增长举措,譬如降低存款准备金率,放松货币政策;同时进一步扩大环保、交通、民生等方面投资等。受其影响,全国钢材需求会相应增加。

四、 成本增加抬高市场价格底部

虽然目前钢铁及冶炼原料价格较为低迷,但其年内成本推动力量依然有增无减。这主要来自五个方面的推动:

环保成本提高。新年伊始全国雾霾情况更为严重。应该说,现阶段主管部门所面对和迫切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,不是所谓产能过剩,而是“三废”超标排放严重。这种情况已经引起方方面面的高度关注,各级政府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。预计新一年内钢铁行业将面临力度更大的环保执法,由此普遍增加企业治理污染开支。

能源成本提高。主要受到全球经济复苏与地缘政治关系紧张影响,2013年四季度以来国际市场原油价格震荡上行,目前已经站稳100美元/桶价位,预计2014年油价明显高出上年水平,迫使国内成品油价格扬升;受到环境保护影响,一些地区大幅压缩煤炭,增加天然气等清洁能源使用占比,也会提高整体能源成本;除此之外,决策部门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方式改革,更多能源产品实施市场定价,包括汽油IV标准全面实施、适度提高天然气价格、提高可再生能源价格、完善阶梯电价等,也都使得总体能源成本增加。钢铁及其冶炼原料,都属于高耗能产品,2014年内能源价格的上涨,无疑会增加钢铁产业链的生产成本。

物流成本提高。国际油价震荡上行,以及环保要求更高品质燃油,由此拉动国内成品油销售价格,势必加大国内物流成本。此外,改革深化,要求市场决定资源配置,也会使得以往偏低的铁路货运价格向合理水平回归。2013年下半年以来,全国铁路货运连续两次提高价格,累计涨幅超过20%。所有这些,都会使得2014年全国钢铁行业物流成本有较多增加。

劳动力成本提高。受到多种因素影响,进入2014年后,全国各行业劳动力价格普遍上涨,主要表现为工资与福利费用增加。一些地区缺工情况严重,更是刺激了劳动力价格上涨。预计2014年全国工资成本至少比上年提高5%,钢铁及冶炼原料行业也不会例外。

进口成本提高。2014年因为全球经济复苏导致实体经济需求增加,尤其是中国铁矿石进口量有增无减,会对国际市场铁矿石、废钢及海运费用形成支撑。另一方面,如果2014年内人民币汇率 出现某种程度贬值,势必提高上述原材料进口成本。

一段时期以来,钢材价格不断下滑,已经逼近边际成本,全国钢铁行业利润大幅压缩,部分企业因此亏损。2014年内钢材成本的继续增加,势必会对钢材供应产生很大抑制,逼迫部分落后产能退出,这有利于改善供求关系,为今后价格反弹提供条件。